平生所学供埋骨

Are you ready for love

夜阑人静平添悲,许是丹曦不见泪。

希望明天眼睛不会肿啊…听共同度过哭成傻逼。

今天舍友生日,吃了饭,也吃了蛋糕。本应是快乐的一天,偏偏,好想你。想到崩溃大哭。

你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只是命中注定的让我失去。

你走之后我也喜欢过别人。只是他们都会让我笑,可只有你,让我笑着哭。我好想你啊,好多荣迷都想你,靓靓想你,明仔也想你;陈太想你,唐生也想你。大家都很想你,不过别担心,大家都会过得好好的。我们会过得精彩,这样才能留待来日告诉你,你错过了好多哇。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

不知道为什么配了这个图……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就写了这么几个字吧……总之考试的宝贝儿要加油啊!

姑且算作无病呻吟吧

刚刚在清理关注,发现许久以前关注的那些写着让我羡慕的文字的人,都不再出现了。不难过也不伤悲,总算是比几年前有那么一点进步了。


近来许是压力大了,总是像以前似的,整夜睡不着,精神活泛得很,可是肉体却在告诉我:嘿,你老了!前胸后背跟着胃也造反了起来,疼的时候难受的要命可也清醒的要命。


中午吃饭很同学说起来,她劝我务实一点,我选的专业没前景,选的学校太难进。可是她还是没犟过我,最后摆了摆手任我自由发展。她说我浪漫主义,嘿,我觉得我只是不切实际罢了。喜欢的就要去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管它刀山火海。说白了,是个实打实的神经病。


但我心里是明白的,喜欢的不去争取,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再有机会了。去读了别的,我不喜欢,写出来的东西我不过是修修补补,抄抄描描。虽然喜欢的也不一定写得出什么,也好过对它冷暴力。学术不是人,可我却不得不对它报以十万分的尊敬。就像我在我的一篇读书笔记的最后一段写的,“虽无所感,亦有所获,已是幸事。”今天我想再在后面添一句,“得窥大家之所想,亦是幸之至也。”

多有幸,能遇见一个颇为喜欢的。且放手一搏,至于后来,再说后来吧。

配乐:星河涛声

我觉得我整个人都醉在这个配乐和这句诗里了。

毕业啦,各位姥爷及时取关吧【捂脸】

挑了个令人欢喜的日子,也算是浪漫了一把。毕业之后也就要安安心心的准备考研了。【虽然我觉得追星令我并不能安心。】

祝昉昉和黄先生前程似锦,然后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做昉昉的女友粉了😂😂😂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祝你们都能遇到把你们宠成孩子的人。

天高路远,江湖再见。*٩(๑´∀`๑)ง*

亲爱的,生日快乐

【顺懂】十年踪迹

说是十年踪迹可是没有写满十年。



排雷预警:OOC!可能算是把刀吧。以下





————————————————


第十年

懂懂:

当真如你说的那样,你的家乡是个很美好的地方。哥在草丛里趴了半宿,终于见到了你说的“风吹草低见流萤”的景色,也明白了你的念念不忘。他们在风里起舞,像是天上撒下来的星,像是专门为我而来的明。这里不仅有萤火虫,还有不少的蚊子,倒是有些庆幸你没有跟我来了。你要是在这,怕是要成了他们的狂欢晚餐,不过这个时间,或许是宵夜。



来时我随手抽了一本沈从文的《湘行散记》,他写道,“三三,想起我们那么好,我真得轻轻的叹息,我幸福得很,有了你,我什么都不缺少了。”这话真是说尽了哥的心声,这老爷子文绉绉的,倒是爱媳妇这一点跟哥一模一样。



要是早几年读他,可能跟你表白的时候哥就会说,“爱我,因为只有你使我快乐。”而不是,“懂儿,哥喜欢你,想跟你过一辈子”了。不过或许你更喜欢哥的粗犷和哥帅气的脸,又或许你更爱哥满分的数学和五分的作文。当然,这些和你比起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我,这就够了。



这里的人们都很热情,哥没见到你讲过的爷爷们,听说他们已经去世了。不过也是,咱们都过了三四十的大关,奔着中年一去不回头了。前几天照镜子发现哥也有了白头发,回头你给哥拔了。也别信他们拔一根长十根的伪科学,又不是蚯蚓,哪来的那么顽强的生命力。



给你买了你爱吃的云片糕,是那家老字号的。我尝了一片,倒是比你在网上买的好吃。等哥明天回去你就吃到了,不过别多吃,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你还没到老小孩的年纪就别瞎跟着闹了。

                                                                                    

                                                                                                  爱你的老顾头





第九年

懂儿:

今天翻看你以前的日记,想起我们之间很多的故事。尤其是那时候在海上飘着,晃晃悠悠的,每天都恨不得用摇篮曲当熄灯哨。仔细算算,离现在差一年就满十个手指头了。你说你是不是背着哥做了什么保养?为什么还那么嫩?



不过也是,你年轻的时候就嫩,当时舰上的小姑娘个个把你当儿子养,有点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紧着你。当时你还跟哥抱怨说找不到对象,瞎说,哥这么大一活人,你对象不就一直睡在你下铺?



今年因为哥的腿,咱俩哪也没去,哥先给你赔个不是了。要不明年哥先带你把今年没完成的计划做完,然后你陪哥去你家看看。哥可是惦记着你嘴里的景色很久了,要是能听到你嘴里那几个老爷子讲讲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就再好不过了。



哥觉得,就按你这个人见人爱的样子,怕是小时候没少被吃豆腐。哥也大方点不跟他们计较了,不过你要拿你小时候的照片来换。听说你手滑给队长他们发过,你什么时候也能像哥似的大方一点,给哥看看啊。



你放心,哥不是猥琐的叔叔,真的,哥就是喜欢你,不管小的大的都喜欢。


                                                                                                        你的狙击手顺




第八年

懂事儿:

我主动向你坦白,那天我和陆琛出去喝了酒。不过你放心,我没多喝,一共就一瓶啤酒,回来还是找的代驾。陆琛那个傻子才喝了半瓶就倒了,最后还是庄羽来接的他,真搞不懂庄羽怎么能让他压了这么多年的。



今年的出行计划哥都想好了,不如去滑雪吧。这两年政审总算是过了,也可以出去了。你要是不想滑雪的话,回摩洛哥那边看看也行,也算是重走青春路了。



昨天晚上刮大风,路上的树枝断了一地。今早去上班的时候差点没被绊倒。好在哥身手敏捷,及时的保住了平衡。要不你说哥一个猎人学院出来的高级优秀特种人才因为一根树枝摔个好歹,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不说别人,就队里那几个被我看穿真面目的就能笑哥半年,他们可是没有队友爱的典型代表。



说起来,蛟一里对哥最有爱的就是你了,懂懂,你是哥见过的最可爱的人。旁的是不是还有更可爱的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看,哥最近新学了点好听的。不知道这次的情话测评哥能不能在你这领个及格分。



你知道的,哥爱你,只会用行动表达。


                                                                                              你的顺没有子不打扑克




第七年

懂宝:

这几天东北下雪了,厚的足能没过脚背。顾遂家的小丫头已经长到了哥膝盖弯的地方,会叫舅舅了,还问懂懂舅妈怎么没来,哥不好回答。带她下楼去玩,结果我们舅甥两个都滚了一身雪回去,哥又被妈骂了。不过看在小丫头问你没来的份上,哥不跟她计较了。等她见到你多叫两声舅妈,哥就满足了,是吧,她舅妈?



二叔过来想要我去相亲,哥这次还没发火,他就被顾遂给怼了回去,她倒还算有点良心,哥就不跟她计较她小时候那点破事了。妈这次也没说什么,顾遂悄悄跟哥说,妈像是接受了。也是,这次都没给二叔帮腔,私底下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让哥爱咋咋地,自生自灭去吧。



咱妈跟你一个样,别扭的不行。明明就松了口还要再放句狠话。咱俩这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真好。



下过雪的晚上整亮的很,难怪人们都说,“正月十五雪打灯”,明明是冬天可是哥想起来有年八月十五,咱俩在船上。那天晚上的月亮真是又大又圆,跟你说像蛋黄馅的月饼还被你打了。


                                                                                              想吃懂懂馅月饼的顺




第六年

懂: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些早了,天一下子热了起来。脱了棉衣直接上夏装,哥还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说真的,哥还是喜欢在海上漂着,衣服也就夏装最多秋装,不像现在,折腾。像咱妈说的,人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嫌弃,失去之后又在怀念。



最近新带了一批小崽子,一个个还是活蹦乱跳的,天天闹得哥脑子都疼。不过想想也挺好的,都还是一群孩子。听徐宏说,像极了没去过伊维亚时候的你,不过那时候哥没见过你,想想还觉得有点可惜。要是能遇见那时候的你,哥肯定更想把你按在床上看你哭。



说起徐宏,他竟然说你坏话。说的什么来的?哦,对,他说云南的特产鲜花饼,人家都是玫瑰花馅的,独你一个霸王花馅的。你听听,这说的什么话。哥不服气就跟他过了两招,没多,就两招,结果他闪了腰还被队长骂了。嘿,要哥说,这就是报应。



懂你要知道,霸王花又能怎样,霸王花哥也喜欢。你是什么样子哥都喜欢,你说过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你就是哥的人间。


                                                                                                             爱你的顺




第五年

懂宝:

今年哥从船上下来了,也有时间跟你多说说话了。陆琛跟哥说他的“浪漫”秘方是每年给庄羽写封信,听说庄羽每年都能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不知道你看到写封信是什么表现,哥就跟你面前做回碎嘴子,念叨念叨。哥知道的,你一直悄悄跟他们说,没见过哥这么多话的狙击手。你这就不懂行了,哥这样的狙击手万里挑一。这个一挑了一个你,你该偷笑了。



刚从船上下来哥还有点不习惯,总觉得下一秒就有任务,拿起抹布就觉得又轮到了咱们搞卫生。擦了半天才想起来,路上不像海上高盐高蚀的需要天天打扫。



冷不丁地不用把命拴在裤带上还觉得有点不习惯,都做好了“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准备,结果那么多的遗书竟然没用上,哥竟然还觉得有点心理落差。



今天翻到前几年的照片,跟现在一比哥竟然有自己老了的错觉,不过算算年纪,也不算是错觉了。果然人老了就爱唠叨,现在有点晚了,等明天哥再给你写。省的你念叨哥不知道注意身体,你就是爱操心,哥可是要活到七老八十的人,怎么可能不爱惜自己。


                                                                                               想你的前狙击手顾顺




第十年半

李懂:

今天翻你的日记,看到你记的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你问我一个问题,“一见钟情,九死未悔,我信哪个?”



现在我想我终于有了答案,我都信:信我的一见钟情,信你的九死未悔。



只是觉得可惜,有些事当真非尽人事所能左右的,就像感情,像命运,像你和我,像有情人遇无情天。



想你,千千万万遍;爱你,在你离开的每一年。


                                                                                                                      顾顺

——————FIN——————


晚安。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妄议朝政可是要被杀头的啊!

既然如此,那就便杀吧。

有些话再不说可能真的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我辈非戊戌六君子,可也不愿苟延残喘的活。

我是个没什么理想没什么信仰的人,但我也不愿这一生就这么过。

四面储鸽:

今天刷一次微博愤怒一次,以至于一个早上了,到现在仍然在愤懑。


我从很小的时候,从小学开始就已经接触过同性恋文学,并且从小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初中和班主任闲聊,谈到班里有个男生有同性恋倾向,我说这好像也没啥,班主任也只是喃喃的说:“也是,我认识那几个同
志朋友,好像也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所有的爱情,不论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我都喜欢,都支持,因为爱情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而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吸引。生而为人,你有什么资格去驳斥别人的爱情,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小部分,你就不给他们去爱的权利吗?


我妈总跟我说,这种时候不要发声,对自己不好,可能会惹祸上身,但我仍然要说。如果一个人连最后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那他还有任何权力可言吗。


我仍最喜欢鲁迅先生那句话:“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到了青年这一代,没有人能拯救我们,只有自己能,如果连最后一点努力都不做,就任人宰割与剥削,何来自由可言。所以即使我不是同性恋,但我仍然要说,并且要大声说,我永远爱同性恋文学,永远支持他们,并且永远捍卫他们应有的权利。


为什么我仍要在这里说,因为这里尚且还是自由的,我还有自由的空气可以呼吸。

看看自己的列表

接债一时爽,还债火葬场